英亚在线

    首页 > 新闻动态 > 常见问题

“木刻楞”重型木屋墙体料-历史渊源流长!

/xinwendongtai/changjianwenti/2019-05-17/29.html

  “木刻楞”重型木屋墙体料-历史渊源流长!

 

“木刻楞”是以木质结构为突出特征的俄式建筑小品。其总体轮廓及隔断等结构始终使用原木或板材,石砌
 
基础,铁皮瓦坡顶。其建筑形态与我国林区传统的“叠罗原木”屋相似,其结构方式特别是装饰风格仿照俄
 
式但也不尽相同,与俄崇尚的“拜占廷”式建筑的风格相距甚远。我国的“木刻楞”更多的是借鉴或移植俄
 
式建筑样式及装饰经验,而逐步形成与当地民俗及生活习惯相融通的现存艺术风格,故在建筑学上将其归属
 
为俄风建筑。这批在多雪强风的高寒地区,营造出顺应气候特点的实用建筑,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特定历史条
 
件下,适宜北方气候环境,具备冬暖夏凉的实用需求条件,又颇具艺术美感的优秀建筑群体。
 
 
    1、木刻楞的分布区域:“木刻楞”的产生同“东清铁路”的修筑及延伸极为相关,是俄在华筑路范围内
 
的产物。最初,沙俄为了宗教仪式和生活的需求,移植了“木刻楞”的建筑样式,并且随着修筑铁路的延伸
 
,这种建筑样式也随着地域的不同而相应改变,与我国的建筑方式互相融合、嫁接,产生了现存的“木刻愣
 
”。我国境内的“木刻楞”建筑群主要分布且集中在内蒙古的满洲里、额尔古纳右旗,并在扎赉诺尔、海拉
 
尔、博克图等铁路沿线两侧均有分布。此外,在哈尔滨及沈阳等地也见其零散建筑物残留。统览各地“木刻
 
楞”建筑,虽体量、制式和装饰特点大同小异,但不难发现其建筑年代最早,结构制式规范且保留完整的典
 
型标本,大多集中在满洲里一带,故以此为代表剖析“木刻楞”更具说服力。
 
 
    2、木刻愣的移植年代:据考证我国的满洲里地区,可见1903年竣工的谢拉菲姆教堂,是有案可稽的最早
 
的相似建筑,其建筑主体(教堂)移植于本土,而尖顶钟楼则为“木刻楞”的初始状态,既是那种稚拙的与
 
当地“叠罗圆木屋”地建造方式并无本质区别的建筑物。其教堂后的集束状态的原木结构的塔式钟楼,与主
 
体教堂建筑的装饰技艺相差悬殊,是一种规范的教堂建筑与“叠罗圆木”的实用技术和“木刻楞”建筑开始
 
嫁接的典型说明;此外,1905年依诺根替耶夫教堂(喇嘛台)的塔楼,就回避了前者的粗陋和失败,将俄式
 
建筑中继承并效法的“拜占廷”建筑并趋向西化的标志——葱头式穹隆,干脆嫁接到该教堂的塔楼顶上,然
 
而,其主体建筑简陋的“木刻楞”式,仍为未成规范化的初始状态。
 
     3、木刻愣的嫁接背景:在我国近代史上,虽然沙俄也曾多次入侵我国,但较大规模的入境,还是始于
 
修筑“东清铁路”之后。自1900年俄军焚毁中国边防卡伦后,大批俄国商人首次越境到满洲里地区开始掠夺
 
自然资源。鉴于清朝政府的腐败无能,沙俄开始逐渐向我国境内非法移民。三年后,随着两座东正教教堂的
 
耸立,沙俄开始了在我国所强占的当地建筑“木刻楞”,从此揭开了这种建筑样式探索的序幕并日趋逐渐完
 
善。大概从1903年始到日俄战争中俄国败退前,是“木刻楞”这种建筑样式进入我国的初始阶段;自从1905
 
年的《朴茨茅斯合约》签定后,沙俄被迫将我国北方铁路的统辖权让给日本,因受其影响“木刻楞”的建筑
 
也随之进入低谷;然而,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加之1917年苏俄“十月革命”的影响,白俄贵族因
 
害怕苏联革命而再次涌入我国境内,非法移民的高峰期导致满洲里人口总数中,沙俄的人口就占到了88%,成
 
为沙俄非法入境的第二次高峰。当然这些人留驻也需要建筑物,因此,“木刻楞”的建造潮流也随之再次到
 
来;到了1924年的《奉俄协定》签定后,可谓是苏俄第三次掀起地入境高潮,“木刻楞”的建筑也随之人流
 
增减的反应而相应变化,不过建筑的热潮已经是强弩之末,接近尾声。
 
    4、木刻愣的演变和异化:“木刻愣”的发展在我国境内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可视为其演变和异化的
 
过程。首先是其初始状态,是那种与当地林区的“叠罗圆木屋”的建造技法并无本质区别的建筑样式。施工
 
时往往利用原始的圆木段,叠罗垒加而成。像谢拉菲姆教堂的塔楼就是例证;其次是其规范状态,是那种从
 
本土移植而来的标准的“木刻愣”建筑模式。这样的“木刻楞”无论从建筑样式,还是装饰风格,都是俄罗
 
斯民间建筑的典型样式,像有些实力雄厚的商人住宅和谢拉菲姆教堂的主体建筑,就是这类建筑样式的很好
 
说明;再次是其异化状态,既是那种规范的俄风建筑样式与当地传统营造技法,相互借鉴后产生的新的“木
 
刻愣”小品。这些“木刻愣”的特点是随着各地的营造条件和施工者的喜好而取舍。诸如像哈尔滨江北的“
 
木刻愣”就有二层以上的楼阁式样,并且,其墙壁也涂抹白灰装饰立面;而沈阳铁路车站西侧的“木刻愣”
 
又与其它地区的建筑模式不尽相同,特别是在其装饰形式上已经趋向简洁,从常见的“分隔式”向“块组式
 
”靠近。尤其是沈阳俄国领事馆的“木刻愣”,甚至使用砖墙仿木结构,但其建筑的意匠和设计理念,仍然
 
是“木刻愣”的建筑样式。
 
    简而言之,“木刻楞”的建筑样式大体上经历了由简到繁,由初始到规范,由北向南过渡的发展进程。
 
其中,概受建筑材料和气候条件的制约而导致建筑样式的差异。然而,其使用功能也仅仅局限于公共设施,
 
且以住宅为主。其平面分布,虽然体量多变但制式标准统一,罕见其他用途。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北方各地
 
分布的“木刻楞”,其建筑年代大致确定为20世纪初期。
      
  原木别墅是人类对大自然向往的由衷倾诉,抹掉所有的修饰雕琢,还回本色的原始状态。原木的纹理与质
 
地源于自然的沉淀与积累。岁月与生命被木质的本色清晰地表现,置身于原木元素堆砌的空间中,用清新的
 
木色唤起对鸟语花香的憧憬与记忆。
 
  木质主题的独到设计,将树木本身的纹理体现的栩栩如生,工业化的痕迹被手工感觉取代。配以时尚简约
 
的家具饰品,给人以贴近自然又不失品位的雅致体验。
 
   不曾上漆的木料质朴,新鲜得似乎还能闻得到刨花的味道,墙壁、地板以及家具都是那么清新自然。实木
 
元素在这个空间被极尽放大,一切的设计都在此被归零。
 
   原木材质天然,实在是健康的时尚选择,符合现代都市人崇尚大自然的心里需求。不同的纹理与木色,给
 
人带来的感觉也不尽相同。配上以自然为本的现代设计理念,拉近人与材料的距离,给人更多亲切感。
  这是建造的小户型木屋的全景图,从下面的图片当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整个房子的材料都是用实木制成的。